又是Z1

上面说到自拆索尼Z1的经历,可是事实上我没有做错,而是无缘无故把一些Hotkey的dll文件给删了造成。原来索尼的笔记本都有这个特点。就是硬键要软件来启动,否则形同虚设,毫无作用。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功能键Fn,其次就是P1和P2。现在解决了。谁发现的?不是我。是从网上搜索来的。搜索的结果不一定都是真的,尤其是百度的最不可信。一切通过实验吧。

自拆笔记本的后果

索尼Z1是我最常用的笔记本,我认为质量很好。但是,后来我胆子愈来愈大,把它当作BT和EM的主机。尽管存储使用外置硬盘,但是日夜奋战终于使得CPU的风扇吱吱作响。无奈只得设法修理。在网上看到一些拆机的介绍,也从某些渠道获得维修指南。于是胆子大起来,决定DIY一下。为了防止出现不测,我拆一步拍一步照片。等到最后要拆CPU风扇时,发现这是个陷阱。写文章的人根本没有拆开过,完全是瞎扯。我可不能硬来,那会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这时我决定反向一步一步恢复原状。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变。不久发现P1和P2应按钮不工作了,接着发现功能键Fn也歇菜了。虽然不影响使用,但是有点膈应。是否再拆一次?看需要吧。你看,现在CPU风扇又呜呜作响了。我得赶紧打住。

紫光拼音

用了IE8Beta当然想多方面试验试验。首先发现紫光拼音竟然在IE8环境中不能打出中文,只能英文。微软拼音当然是可以的,但我不特别喜欢。于是又开用搜狗拼音。果然,它是可以的。我不明白怎么会有这种事情?是紫光不行,还是IE太刁?

也论CTPC录音棚的消失

说实在的,这个棚子是我进入电视领域的见证。那年头,老苏和老宋都在这里上班。而我所在的研究所要给广院研制2台16毫米磁片录音机。这项目我是课题组长,所以与央视和广院联系很多。一进入这个小白楼,我就想起那时的情景。后来央视搬新大楼,这地方就给CTPC做录音棚了(这话不科学,就是原来有的录音棚归CTPC使用了)。由于这个棚子有LW和LQ俩大侠,所以成了我们咬协进京必到之地。那里有美味的卡帕奇诺,有各种饮料,当然还有很好的录音设备和好听的节目。那里还有一对我在深飞时也订购的早期真力超级监听扬声器。嗨,我那一对被败家子给烧了,然后再自告奋勇去修理,于是地球上就少了一对宝贝。因此,CTPC这一对就是孤本了。谁留着就会发大财,到时候真力会以高价来买回这历史文物。就像国际上以高价购买纽曼的U47之类的一样。
这次去北京正好把这个棚子录像了,呵呵,可是高清片。不过我对录像是菜刀,只能做记录,不是艺术。看了可能会有癫痫的可能。
听说新址已经找到,搬家是不可避免的了。新棚子的声学状况如何,无从知晓。

前门大街

我是上海人,但是自1953年上海迁京之后,就沾染了北京的习气而不拔。北京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我的成长期整个都在北京。中学到大学到单位,从学习到工作,对人的认识都是在这里发生的。我的性格形成也是在这里发育的。许多状态都是在这里发生的。在上海,就知道一个三反五反,可是其余的震惊世界的事件都在这里发生。尽管不能算是北京人,但是在北京呼吸了30年,就算空气“污染”也已经染得差不多了。所以说北京是我第二故乡一点也不过分。只不过,广东又成了我第三故乡。第四故乡么,呵呵,那就是上帝呆的地方啦。
我一踏入北京这块土地,就是前门地区。所以,前门车站是一定要拍摄的。前门大街是我中学时经常去的地方,就算大学和后来工作时期,也会经常到前门。由于家住在右安门,所以到前门也是不算远的。很多东西只有前门地区才有。我记得中学时买旧货,就到大栅栏的劝业场。立体电影么大观楼。还有买鞋到内联升。前门大街还有丰泽园等饭馆,那时经常去光顾的。珠市口到菜市口到白纸坊到南樱桃园,然后右安门大街。天天趁5路公共汽车到德胜门转45路到沙河。天天这样经过前门大街,当然对它独有钟情。我看没几个上海人有这种京城情怀的。呵呵,改变不了的就由着去吧。北京人都没辙,上海人又能做什么?反正前门大街的外地人和外国人多过北京人。他们以为前门大街从来就是这样的,北京也就是这样的。

我看前门大街

我是上海人,但是自1953年上海迁京之后,就沾染了北京的习气而不拔。北京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我的成长期整个都在北京。中学到大学到单位,从学习到工作,对人的认识都是在这里发生的。我的性格形成也是在这里发育的。许多状态都是在这里发生的。在上海,就知道一个三反五反,可是其余的震惊世界的事件都在这里发生。尽管不能算是北京人,但是在北京呼吸了30年,就算空气“污染”也已经染得差不多了。所以说北京是我第二故乡一点也不过分。只不过,广东又成了我第三故乡。第四故乡么,呵呵,那就是上帝呆的地方啦。
我一踏入北京这块土地,就是前门地区。所以,前门车站是一定要拍摄的。前门大街是我中学时经常去的地方,就算大学和后来工作时期,也会经常到前门。由于家住在右安门,所以到前门也是不算远的。很多东西只有前门地区才有。我记得中学时买旧货,就到大栅栏的劝业场。立体电影么大观楼。还有买鞋到内联升。前门大街还有丰泽园等饭馆,那时经常去光顾的。珠市口到菜市口到白纸坊到南樱桃园,然后右安门大街。天天趁5路公共汽车到德胜门转45路到沙河。天天这样经过前门大街,当然对它独有钟情。我看没几个上海人有这种京城情怀的。呵呵,改变不了的就由着去吧。北京人都没辙,上海人又能做什么?反正前门大街的外地人和外国人多过北京人。他们以为前门大街从来就是这样的,北京也就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