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得陌生

一晃又是几个月,都快把这里忘记了。今天想找“我的空间”,楞找不着。后来进入个人资料后才找到。我觉得一点都不方便,很乱。不过也可能是不常来的缘故。开心网反应快,玩的人多。但是现在也是转帖多于原创,没什么意思。有的帖子转了七八道手,还在那里转。
这几天在谷歌地球上转,想怀一下旧。反正我上学的第一个“觉民小学”,物理上已经被铲掉了。可是学校机构变成上海一师附小,搬到了万航渡路原沪西中学旧址。对我来说,就是已经从地球上消除了。以前觉民小学校长倪逢梅的名字倒在网上见过几次。她是刚解放那晚上在自己的卧室自杀的。因为她跟蒋家王朝有很厚的关系。但是,如果不自杀也没有问题,她完全可以离开上海到香港等地去的。说起小学,我至今还保留着一本小纪念册,上面有一些要好的同学和老师的临别赠言。那是小学毕业的纪念品,从上海到北京、从北京到深圳,我都保留着。还有一本纪念册是我离开上海五四中学到北京时同学和老师的临别赠言。看着这些纪念册,我发现历史是很有意思的。
以后都上来转转,也许就不那么陌生了。
Advertisements

变得陌生

一晃又是几个月,都快把这里忘记了。今天想找“我的空间”,楞找不着。后来进入个人资料后才找到。我觉得一点都不方便,很乱。不过也可能是不常来的缘故。开心网反应快,玩的人多。但是现在也是转帖多于原创,没什么意思。有的帖子转了七八道手,还在那里转。
这几天在谷歌地球上转,想怀一下旧。反正我上学的第一个“觉民小学”,物理上已经被铲掉了。可是学校机构变成上海一师附小,搬到了万航渡路原沪西中学旧址。对我来说,就是已经从地球上消除了。以前觉民小学校长倪逢梅的名字倒在网上见过几次。她是刚解放那晚上在自己的卧室自杀的。因为她跟蒋家王朝有很厚的关系。但是,如果不自杀也没有问题,她完全可以离开上海到香港等地去的。说起小学,我至今还保留着一本小纪念册,上面有一些要好的同学和老师的临别赠言。那是小学毕业的纪念品,从上海到北京、从北京到深圳,我都保留着。还有一本纪念册是我离开上海五四中学到北京时同学和老师的临别赠言。看着这些纪念册,我发现历史是很有意思的。
以后都上来转转,也许就不那么陌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