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泡沫

3D就是人们常说的立体电影。其实我国很早就有了立体电影和立体电影院,例如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魔术师的奇遇”是当年脍炙人口的立体电影。北京的大观楼立体影院(大栅栏)、上海的大光明(南京东路)等等。原理都是红蓝眼镜和偏振眼镜。现在大肆炒作的3D电视只是把这个循环搬到家里来而已。从阿凡达开始的IMAX专门影院立体电影,到可以在普通电视机上用红蓝眼镜观看的录像,原理还是如何在一块幕上面分离出左右眼睛的视角范围互不干扰。
模拟时代的立体电影走了十几年,也就没有了市场。大多数人看了一次,也就不想再看下一次了。尽管宽银幕电影不是立体的,但是由于立体环绕声和宽视角造成的三维立体感受,是令人难忘的。因此自从宽银幕立体环绕声电影问世以来,一直热情不减。这种影响延伸到现在的高清电视,由于家庭构建大尺寸高清电视机和环绕声播放系统的成本逐年减低,而高清电视的节目源已经不仅仅是录像,而开始了电视台播出。可是我国的自制高清环绕声节目还是很少,节目质量和创意仍然无法与先进国家相比。这时西方国家开始了3D电视的欲动,嚷嚷不少年了,可是至今没有解决对人眼的健康损害、裸眼观看大尺寸,以及致命的节目源问题。因为拍摄立体电视的成本很高,当然索尼、松下是竭力推销它们的立体电视设备的,就像当年推销高清电视设备一样。可是这些设备的成本何时收回?那可不是设备厂商应该考虑的,而是用户。
另外,与电影院不同,家中的电视机每天看的是什么节目?这些节目中有多少是必须用3D来提升其观看体验的?有多少投资人愿意出资来拍摄真3D电视节目?3D节目播放的广告商是否会有更大的投入和更少的回报?高清电视至今举步维艰,还是卡在订户的价格上面。中国的电视事业是在全民免费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从完全免费的模拟电视转移到低廉收费的数字电视,这条路是多么艰难。因此3D要想达到可以盈利的阶段,至少要先让高清电视能够普及。要想高清电视能够普及,至少每户居民花在电视收看上的钱要多于手机才成。不根据我国的国情,盲目跟着西方发达国家走是不行的,何况西方国家的高清电视和3D电视的普及率究竟如何?我说的是真正的实情,而不是一些商家的所谓调查,或者设备厂商提供的“考察、调研”。

Advertisements

重头越

吾一向反对苹果的霸道和自闭,花了银子买的,也没便宜,凭什么连里面文件夹都不让看?有蓝牙不让传文件?有USB线只能充电和做一些小儿科的东西。真是岂有此理,一直想给丫越了算了,可是各种消息都说国行不能越的,又说越了无法保修了,也有说越了你花钱买的程序都不能用了,等等。把我吓个半死,差点起不来床。

不过,对于iPad这个物件,我还是小白了些。谨慎还是必要的。于是一面按着不越狱的小儿科路线前进,学习iPad的一些基本知识,一面当然不会死心的,一定要跳出牢笼。我不想花钱给自己买个鸟儿笼子。

今天,基本需要的文件都已下载完毕,该看的教程也都基本熟读,就差一哆嗦了。正好看到一篇教程,非常清爽,废话不多,一步步都很清楚。而这边,苹果又催着升级到432。没下决心越呢,先升级吧。刚升级完,就发现safari更慢了,我就有气。干脆恢复成421算了。不过看了刚说的教程,好像431也行。一跺脚,就开始了用iTunes回复431固件,但是那是可以越狱的432固件。很顺利,没有任何障碍就通过了。接着是红色,开始还行,可是到关机在开机的几个步骤,因为一边要按电源键,几秒钟之后又要按Home键,再过10秒钟要发开电源键,继续按住Home键直到能找到设备。一边要按,一边要看软件的英文指示,有点乱。第一次没过去,失败了。不过没关系,重新来过就行了。于是,1、2、3,行了,找到了设备,菠萝开始奔跑,那个Cydia就显示在荧幕上。至此就算逃出去了。后来么,把已付款程序一一安装,因为AppleID没变,所以都没有问题。有的说了,您干吗不做个备份?嗨,我不是胆子小吗,怕在432下做的备份,别给我添乱。保险点,我按新设备来建立的越狱版。

好了,现在的事情就是如何熟悉ipad里面了。当然,找一些以前无法使用和安装的程序也很重要,至于破解,俺不大感兴趣,该花的钱就要花,否则用着也不安心。因为我越狱就是要挣脱苹果的束缚。

黑与白

黑客:我控制了你的电脑 
小白:怎么控制的? 
黑客:用木马 
小白:。。。。。。在哪里?我没看不见 
黑客:打开你的任务管理器 
小白:。。。。。。。任务管理器在哪? 
黑客:。。。。。你的电脑下面!! 
小白:“我的电脑”里面没有啊 
黑客:算了,当我什么也没做过 

黑客:我已经控制了你的电脑 
小白:哦 
黑客:害怕了吧?!嘿嘿 
小白:来的正好,帮我杀杀毒吧,最近我的机子毛病很多耶 
黑客:。。。。。。 

小白:你怎么总是在我电脑里随便进进出出 
黑客:你可以装防火墙 
小白:装防火墙,你就不能进入了吗? 
黑客:不啊,我只是想增加点趣味性,这样控制你的电脑让我觉得很白痴耶 

小白:听说你会制造“病毒”?! 
黑客:嗯 
小白:你可以控制别人的电脑?! 
黑客:一般是的 
小白:那你可以黑掉那些网站吗? 
黑客:当然,没听到人家叫我“黑客”吗? 
小白:。。。。哦~~~`我还以为那是因为你长得很黑。。。。。 
“咣~~” 

黑客:我又来了!! 
小白:你天天进来,不觉得很烦吗? 
黑客:是很烦,你的机子是我见过的最烂的一台了 
小白:不是吧,这可是名牌 
黑客:我是说你的机子里除了弱智游戏就只有病毒了 
小白:哦~~那你看到我的“连连看”了吗,不记得装在哪,找了好久了耶 
黑客:。。。。。再见 

黑客:嗨~~~我来了! 
小白:好几天不见你,被我的防火墙挡住啦? 
黑客:哈哈,笑话,上你的机子比我自己的还容易,不是想我了吧 
小白:我是想请你帮一个忙 
黑客:什么事? 
小白:你能不能进入电力系统修改一点数据 
黑客:。。。。。。你想干嘛!! 
小白:求求你,帮我把我家这个月的电费消了吧。。。。。。 
黑客:去死!! 

黑客:你死哪去了?!!! 
小白:。。。。出去玩了几天啊,找我干嘛 
黑客:我要找点东西 
小白:在我这儿找什么东西? 
黑客:病毒,找一条前几年的老病毒,只有你的机子上病毒保存的最全啦 

黑客:我来了!! 
。。。。。。 
黑客:怎么不说话? 
小白:心情不好 
黑客:谁欺负你了? 
小白:我的一个Q号搞丢了,里面有我的网上初恋 
黑客:这个简单,我帮你拿回来 
小白:拿不回来了 
黑客:不可能,告诉我,多少号? 
小白:呜~~~~就是不记得了 

小白:你给我出来!!!! 
黑客:怎么啦?! 
小白:你是不是用我的ID去论坛玩了?!! 
黑客:。。。。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了,不过,我没干坏事,就瞎编了个贴子,我保证下次再也不玩了 
小白:那不行!!! 
黑客:你还要怎么样? 
小白:你发的贴子得红脸了耶,我第一次得红脸,好开心哦,你必须再给我编一个 
黑客:倒! 

黑客:嘿嘿,刚才我做了一件很有趣的事 
小白:什么事 
黑客:我到论坛上去顶贴了 
小白:这很平常啊&
黑客:我见贴就顶,尽情的骂楼主是猪,好解气 
小白:哇塞,太过瘾了,我可从来不敢,会被封杀的! 
黑客:没错,已经被封杀了。 
小白:这还有趣?! 
黑客:是啊,因为我用的是你的ID 

小白:你是高手吗? 
黑客:可以说是吧。 
小白:高到什么程度? 
黑客:嗯,我无聊的时候就自己黑自己 
小白:哈,这个我也会! 
黑客:#¥%!你也可以?! 
小白:是啊,一关机它就黑了。。。。。 
黑客:滚! 

小黑客已自行到安定医院治疗,因为他觉得已经得了严重的抑郁症……

——————-

务实辛劳的小黑终于被横路敬二似的小白给气疯了。现实生活中,很多嘴尖皮厚腹中空的小白春风得意、侃侃而谈,尽管什么都不会,但是处处逢源。而小黑苦哈哈地劳动终日,结果到进了医院。呵呵。 

重新关注这里

一直觉得这里很慢,而且人气不旺,所以有点淡薄这里。其实,这里才符合我的愿望,清净而平等。这里不用仰望,也不用俯视,因为都是平等的。不用大哄大嗡,不用卑贱,不用苟同。你如果不是想追求访问量的话,那么这里最好,因为这里没有弄虚作假的什么关注和粉丝。
当然,写东西是给人家看的,但是懂行的才看。另外,网速不错。用WP客户端也是一个因素。

关注这里的

一直觉得这里很慢,而且人气不旺,所以有点淡薄这里。其实,这里才符合我的愿望,清净而平等。这里不用仰望,也不用俯视,因为都是平等的。不用大哄大嗡,不用卑贱,不用苟同。你如果不是想追求访问量的话,那么这里最好,因为这里没有弄虚作假的什么关注和粉丝。
当然,写东西是给人家看的,但是懂行的才看。另外,网速不错。用WP客户端也是一个因素。

微博现状

(转自iPadown)

饭否、叽歪、嘀咕、滔滔、做啥……中国微博网站在鼎盛时期超过30家,就如大浪淘沙,一个浪头过后,生死格局已定。到底什么是中国微博的竞争力?什么又是它们的价值观?
中国微博们的故事从一个美国海归王兴讲起。很少有人听说过王兴这个名字,但很多人都知道他创立的三个网站的名字:校内网、海内网和饭否网。王兴是第一个在国内互联网产品中加载微博功能的人,当时他是海内网的CEO。那时有记者问到:有没有单独成立的可能?王兴虚晃了一招:这个事情将来会怎么发展还很不好说。
这个事情现在的发展似乎已经很好说了。王兴不仅仅把微博产品独立出来,而且把这个产品打造成国内微博的第一个品牌——饭否网。2009年6月2日,王兴兴高采烈地宣布惠普成为饭否首个企业付费用户。一个月后的7月8日,一觉醒来的人们发现饭否无法登录,直到今天。 尚能饭否?
2008年,奥巴马用Twitter拉票后,各种微博在国内如雨后春笋:滔滔、做啥、忙否、雷猴、同学网、品品米、随心、蟹爪、OhMyVoice!、easytalk、SwiSen……有报道称全盛时期超过30家网站在运营相关产品。饭否网成立于2007年5月。不久,王兴的清华校友李卓桓也推出了叽歪网。这两家微博与2009年年初成立的嘀咕网一起,成为当年7月“荣幸”封停的三大微博。
三大微博之死重构了微博行业的格局,我们可以把之前的微博行业史称为史前史。史前的饭否代表了微博在中国自然发展的最高状态。
据饭否某竞争对手的分析,饭否在被关闭前大概有50万用户,活跃的有10%左右,其影响力相当于一个中小型社区网站。那时,王兴还乐意到处接受媒体的采访,他说当时每月大概有20%的人数增长。用户有几类:IT和媒体行业精英,还有大学生。有报道称,当时饭否网平均每秒钟更新的消息量是5—10条。该竞争对手如此评论饭否的活跃用户们:小群体,都是追求自由的人,但他们追求的自由都是不现实的。
叽歪网的李卓桓接受采访也是史前的事了,他希望叽歪让“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可以当记者”,比如说央视大楼火灾这样的突发事件。李卓桓对三家微博的比较是这样的:我们在产品功能上比他们强一些,能与20多种即时通信工具(QQ、MSN、飞信之类)互联互通。饭否走的是复制Twitter的方式,嘀咕在媒体宣传方面做得比较好。至今,叽歪网还“服务器被维护中”。
2009年上半年,两家老牌微博都感受到了“后浪”嘀咕网的推力。饭否网还因此屏蔽过来自嘀咕网的信息同步。同样从美国回来,嘀咕网的创办人李松对中国国情更了解,他一开始就把嘀咕定位于娱乐,而不是小群体或者小记者。
李松在2009年上半年一句话在今天听来很值得玩味:“我觉得嘀咕和饭否两家会争夺‘中国的Twitter’的头衔。”当年10月,被关闭了三个多月的嘀咕网重开时,李松重申嘀咕网的定位:娱乐。
被关闭前的微博,已经开始有正向现金流了。惠普对饭否网的付费是公布出来的第一例。不过,众多的微博仍然没有获得除去天使投资之外的任何风险投资。三大微博的关闭,也把风险投资的加入无限期后延。 新浪拉客
三大微博关门之后第二个月,第一门户网站新浪加入了微博这个游戏。据说,新浪将近一个月的开发过程,经历了三大微博关门大吉的事件。这曾经让新浪的团队对这个产品考虑再三。这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有评论说,搜狐是一个产品型门户,新浪只是一个平台型门户。由于管理层股权的分散使新浪难以做出让市场信服的产品。去年MBO以后,新浪管理层急于证明自己。微博的项目由新浪网总编辑陈彤亲自“抓”。陈彤动用了全新浪之资源来做微博,其手法就一个字“拉”——“拉微博”,就像当年拉博客一样。
新浪微博运营负责人曹增辉把新浪微博半年来的发展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邀请名人参与内测”。新浪网覆盖各行各业的频道编辑们分别推荐各自领域的名人,然后统一到曹所在的微博部门来定出一个白名单。
曹增辉这样解释这个白名单的标准:“要考虑这个人是否足够有名,同时还要考虑这个人是否足够安全。我们还在测试,如果谈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这就不太合适了。”千人左右的白名单定下来后,再发回各个频道成为员工们拉微博的任务。
“最早这一批名单里明星还不是特别多,最主要是互联网圈和媒体圈人士。”曹增辉坚信这个白名单会给新浪微博带来好运,“早一批入驻的用户,现在基本上都比较活跃。”
完成这个名单的任务之后,新浪开始开放注册,并允许用户自己发邀请链开拓新用户。与此同时,新浪并没有停止“拉”。新浪的每个记者和编辑都有“拉”的任务。这个任务每周四完成一次,每人定额完成一个名人和两个记者。而且,光注册已经不算完成任务了,要保证活跃性,实名、上传头像以及发7条留言是完成任务的充分必要条件。直到后来再也拉不到记者了,或者说记者已经微不足道了,至此新浪改为只拉名人的策略。
如此强大的执行力背后,是一套实行已久的赏罚严明的管理制度。未完成任务者要通报批评,后来变成罚200元。当然,拉到牛人额外有奖。以新浪员工数千之众,历时半年的扫荡,其用户成长完全超越了熬了两年的饭否。
饭否的员工有十几个人,主要负责技术开发。即使全撒出去拉客,估计也抵不过新浪科技频道的三两个记者认识的名人多。我们再回顾一下王兴那50万用户的来源:“我们没有做特意的推广,都是靠自然增长。我们不需要刻意去拉动这方面的用户,如果大家觉得饭否有价值,自然会来。” 而新浪微博里第一人气“女王”姚晨的粉丝就已经超过80万。
这是王兴在关门前的话:“我觉得还需要一至两年的时间,用户数能够到达千万级的状态。”而这,对于新浪来说已经不是问题了。
曹增辉信心很足:“在名人资源这方面,新浪的优势是毋庸置疑的,很少有一家公司能在名人资源方面跟新浪有得一拼的。但名人只是新浪微博的一个切入点,最终这个产品将会面向大众用户。” 老男人的唠叨
越有影响力的人越有杀伤力,特别是他们的唠叨。
“据传,Adobe公司即将推出Photoshop软件官方中文译名——佛陀绣谱。”这是“东东枪”发在饭否上的微博,“东东枪”在饭否的榜单中以关注者接近32000排名第一。在新浪微博里随便拉一个小沈阳出来,就超过饭否前三名的总和,而小沈阳的十多万粉丝量在新浪的排名简直不足挂齿。
不过,“东东枪”等人对饭否的忠诚度让人佩服。饭否的团队都已经有人离开了,但一些忠实用户依然“以身体不便,不能翻墙为由婉拒Twitter”,新浪微博就更不在他们考虑之中。《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王小峰最近在自己的博客上劝一个朋友离开新浪微博,并给出自己不上新浪微博的原因:“有个新浪的同学,跟我换名片,盛情邀请我去写微博,弄得我挺不好意思,如果这个网站像这个男孩一样真诚的话,我说不定就去了。”
对饭否的怀念以及饭否和新浪微博的区别,经常在新浪微博上有讨论。我们通过几条微博来窥探一下:
“九楼一号”:新浪名人多,导致大家发推都比较正式,而其他则随便点,上个厕所都推一下。

“TheEnemy”:新浪围脖是平民用来围观大佬和名人,大佬和名人互相逗闷子的,其他同类产品,反倒算比较单纯的社交网络。
“小尘埃ta”:我也同意说饭否更亲切。新浪可能是因为有加V,还有很多靠V装B的名人,不实在,有距离,有隔阂。
我们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理解:新浪微博在构建另外一个名人主导的声音社会。
李松在嘀咕网被关闭前说过自己的设想:每一个人都能拥有自己的脱口秀节目,“我认为微博在所有社会化媒体中是最平民化的”。也许是这个原因,嘀咕网上的娱乐名人都不是特别有名。
在那个饭否与新浪微博的讨论中,“小尘埃ta”还有半句话:饭否自由很多。当然,这也是它的死因。
社科院说了,微博是最具杀伤力的网络媒体。所以奔着小群体和小记者去的饭否和叽歪都无法回头。对于微博来说,老男人们的嘀咕有可能要命的。对于风险投资商来说,政策与监管有可能让美元打水漂。如何让老男人们说痛快了的同时不要说得太过,将是微博经营中的重要任务。 微博不死?
能够做大的,首先是安全的。
在还没有上线的时候,三大微博的关门就已经让新浪对监控有着足够的心理准备。在列出白名单的时候,安全就有了筛选。“我们对一些敏感的内容和敏感的人有分类。”曹增辉说,“一个普通人发敏感信息的概率是非常小的。”
那么一个普通人就可以随便发了吗?曹增辉的回答是:“后期很快会有处理的,我们的内容基本上是全审核的。”
除了自动监控,新浪还有专门的编辑进行内容审核,光是监控团队的人数就是饭否整个创业团队的数倍。“如果控制得不好的话,有一些恶性的突发事件会造成恶劣的后果。”曹增辉说,“我们最早在设计这个产品的时候,就已经把安全看作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来考虑。”
“至于正式上线以后,还会有很多新的监控手段去实现。”什么监控手段?曹增辉秘而不宣:“监控对于国内的产品来说是一个难题,同时也是这个产品的竞争力。”饭否等网站就没有周详地考虑监控的技术。
如此繁多的监控,会让竞争力变成杀伤力吗?这正是新浪微博最头疼的事情。
“对微博这个产品,我们不可能稍微有一点敏感的内容就处理掉。我们需要确定一个尺度,这个尺度就是既给了用户自由,同时他发的这个内容,也不至于产生一些坏的结果。这个尺度的把握是很重要的。”曹增辉记得,去年“十一”阅兵期间他经常从家赶回新浪大楼开会,为的是讨论监控的尺度。
这是新浪微博上线以来第一次大规模地对监控尺度进行讨论,为的是在敏感时间让监管部门相信,这是一个安全的产品。
“我们在‘十一’期间做了一个小专题。在中国地图上,我们可以即时看到来自全国各地对国庆的祝福。而且,这些内容是我们精选的。我们会让政府看见,这个产品是可以引导和利用的。”新浪做了10年的网络新闻,特长是舆论监控,这是新浪微博笑过2010年元旦的根本原因。
即使饭否、叽歪还在,历史也只能向新浪倾斜。曹增辉说:“无论从资源、技术还是监控的能力,新浪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
王兴的校内网火过,但新浪系的开心网后来更火;王兴的饭否火过,最终新浪微博更火。2009年10月7日,国庆阅兵后不久,王兴等几个饭否网的头目共进午饭。他们讨论如何才不会被关,结论是:Twitter在全世界有超过2万个应用,Twitter的用户中只有45%弱是来自Web访问,剩下的大部分都来自手持设备或第三方应用(如MSN)。无法直接访问Twitter的站点并不妨碍用户继续使用Twitter的服务。传统意义上对特定站点的封杀已经失去意义,因为使用第三方应用是一种常态。因而Twitter成为网上罕见的不死之物。无法杀死Twitter,那就只能坐下来谈,适应一个Twitter的世界。
这会是一个乌托邦吗?
——————————
博主按:尽管此文有不少地方是有偏见或不符合事实的,但是比较详细地介绍了我国微博的现状,不是几家老大就能主宰的。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对微博本质认识的深入,很多微博起家的网站已经在转变方向。很简单,微博网站不是慈善事业,要赚钱,而且要赚大钱或者圈钱。自以为说了几句就了不起的博友,其实只不过是小白鼠而已。当然加入哪家微博,这是个人的选择,无可非议,也无可指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