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中

我上传了一些现场录环绕声的话筒支架,并作了简单说明。却迎来一个提问:“如果都是现场实录的话,要Foley(动效)干什么?”令人啼笑皆非,可是意料之中。因为此君是我国最大的也许是唯一培养影视录音师的摇篮的Byby。我的回答是:“答案很简单,但是不适合我来回答。真是不好意思。”为什么不好意思的是我呢?因为我的答案是问你的老师吧。我来回答就很不合适,后果怎么都是负面的。
这个简单的问题就反映出当前我国影视节目,尤其是电视节目的声音简直是耳不忍闻。假大空是几十年来没有克服的问题,这在1987年西安第一届影视声音评比会上就指出了,可是到了今天,已经多少届毕业生担任了重要的声音工作,可是至今还有为了Foley而Foley的学生。真不知道他们到了工作岗位上又会做出什么样的Folay声音?没有生活就没有正确的声音。我的话讲完了。

Advertisements

苹果和安卓

用了一个多月的爱疯和爱哌2,与用了快一年的摩托比较,还是苹果机器好。安卓有点取巧,但很山寨。天天遇到臭虫,没有一天不出事的。没辙,还得用呀,定制的。

广州地铁《公元前》站

去年3月份去广州,在回深圳时,从昌岗站搭地铁,到公园前站下车,转乘去广州东站的列车。由于标志不清楚,以及一些工作人员的误导(不是恶意的),使得在站里转了老半天才搭上车。
吃了一次苦头,这次又在公园前站换车,十分警惕。慢行慢走,处处跟着标识指示前进,不想走冤枉路。于是跟着指示牌上了自动扶梯,结果出人意料。竟然是出站口,而且没有回头路。十几位乘客在那里鼓噪。我当时就凉了,怎么那么倒霉,这样的事情总是不放过我?我正在犯晕,突然听见地铁工作人员大喊楼下的乘客不要上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探头一看,原来,地铁职员拿着一把开关扶梯电闸的钥匙,正准备切断扶梯的电源。等确认没有上楼的乘客之后,她就立即插入钥匙,把电源关闭。在她的指挥下,乘客们鱼贯(反向)而下。我当然也不能落后,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等这些乘客都下了楼,地铁职员又重新开启了扶梯。由于操作熟练,指挥有序,看起来,地铁职员是天天要为地铁站的不合理设计付出很多辛苦和劳动,搞不好还要挨骂。不知道设计地铁站的先生们是怎么想的?凡是交通设施,都不能有盲道,一旦发生危情,盲道会致人死地的。
这种临时性的解决方法,不知何时能够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