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之路(二)

泽口在调音台前

泽口在调音台前

在采访正文开始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泽口先生:
泽口真生先生简介

1971年毕业于日本千叶工业大学电子学系。
旋即加入 (日本放送协会,即日本广播公司)任工程师。
曾担任NHK节目制作技术及运作中心主任。退休后担任日本先锋公司(Pioneer)高级研发顾问。东京艺术大学客座教授。自己开办寺子屋塾,义务培养环绕声人才。

他担任NHK广播、电视剧制作录音师达28年。从1987年开始,研究和开发各种应用于FM广播剧到高清电视剧的广播制作环绕声录音技术。是下列多声道录音技术国际学术活动的主要代表和主持人。

1991 AES/SMPTE 底特律会议
1996 AES 哥本哈根会议
1996 AES 旧金山论坛
1997 AES 纽约会议
1999 AES 墨尼黑会议
1999 IBC 论坛
1999 AES 纽约论坛
2001 大阪多声道会议
2002 AES 洛杉矶环绕声论坛
2004 亚洲广播大会 ATS研讨会

分别于1986、1990、1996和1997日本艺术节,获得最佳广播电视剧制作录音师称号。也曾获日本AES颁发的“声音大师”称号。
1995年,高清电视剧“最后一颗子弹”荣获IBC金奖,1997年高清电视剧“两人的公共汽车”获Nom BRED’OR奖,1998年高清电影“Un BERDE VEDEREMO”获Premio La Speranza奖。1995电影“苏菲的世界”因环绕声录音获柏林电影节95最佳声音奖。

他是C.A.S会员、英国IBS会员和AES会士。2002年荣获AES特殊贡献奖,也在2003年获得IBC特殊贡献奖,两项奖都是因为在广播电视的环绕声制作的长期活动和贡献而颁发的。1999年起,担任AES技术委员会演播室实践与制作副主席。
他出版过很多著作,其中“环绕声制作手册”中文版已经成为我国录音师的必备。
自2004年以来,泽口先生多次应中央电视台、广东电视台、山东电视台等单位邀请,来华进行交流和教授活动。是国际环绕声务实研讨会的合作发起人之一。
(待续)

大师之路(一)

大师之路-第一部分
泽口真生先生长篇专访

以往我只看到关于国外一些大师的成就和业绩,但是很少看见他们是如何成长和如何走上他们人生之路的。从2004年广州的第一次《音响亚洲》活动开始,认识了来自日本的国际环绕声大师泽口真生先生。此后,在《国际环绕声务实研讨会》等活动中,以及平时邮件来往和社交网站上的交流等机会,使我产生了想了解专业音频工作者在国外是如何工作、如何成长,以及如何成为世界级大师的念头,也就是酝酿要写一篇如实反映真实情况的报道或者采访。
由于跨度较长,从泽口先生大学毕业踏入专业音频领域开始,一直到现在已经退休洋洋四十年,短短一篇文章是不可能说出个一二三的。所以,我想要分成几个部分来连载,才能说明问题,起到借鉴的作用。这篇长篇采访,我本来决定以“他山石”为名,就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意思。不过作为一个栏目的话题,还是用“大师之路”比较适合该网站和读者。

我希望读者了解到国外的具体情况,包括周围的人事关系,以及业务处理等等。当然,由于社会制度不同,广播机构的组织形式也不同,所以我们只能参考,而不是照搬。其中,泽口先生的一些处事方式和指导思想,倒是不分国界可以学习的。由于部分资料是泽口先生以书面形式提供,本人翻译的,因此,此专访有编译的成分。

诺基亚的“绝招”

http://m.engadget.com/2012/09/15/nokia-to-produce-lumia-920-with-td-scdma-for-china-mobile/
Nokia_920
中国移动将是诺基亚的杀手锏,苹果衰了。如果真的如此,我也得杀回老家去。不跟电信纠缠了,摩托让我伤透了心。
不过,上面的消息是英文的,而且是从WinP.cn谷歌机器翻译过来的。刚才我找到第一手的资料:
(微迷网9月14日报道)来自新浪微博的消息,根据诺基亚中国区销售总监黄国强的个人微博显示,诺基亚将会推出中国移动定制版的Lumia 920,支持TD-SCDMA制式。 根据Windows Phone 8手机芯片供应商高通公司早前通过媒体渠道传达的信息看来,Lumia 920配备的高通骁龙S4 MSM8960/8260A芯片的确支持中国移动TD-SCDMA制式。
弄来弄去是新浪微博那里来的,可靠性大打折扣。找遍了黄先生历来发布的微博,竟然没有这条微博。看起来是谣言而已。
连老外也跟着传谣呀!从此要注意,处处留个心眼儿,一是不信,而是求证。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我的唯一梦想就表述完了。接下来说点什么呢?正好《世广》约稿,我就将名为“它山石”的长篇采访发布出来。当然不能照搬,要按网页格式进行修改,因为网站上的东西分分钟可以被人家剽窃,毫无保障。

我只有一个梦想(五)

在回顾《世界广播电视》25年的历程时,我不得不借此表达感谢之意。因为,《世广》给我提供了一块能开垦的园地,尽管或多或少,但是始终没有停水停电。尽管编辑部成员来来去去、老老少少,但是该干嘛干嘛,院子还在打理。正因为有了这个院子,这个园地,我才能把先驱者们的辛劳变成文字和照片公诸于众,才能让国内外的专业界朋友建立友谊,也才能在退休后十几年里,还可以有点作为。简单来说,这就是我实现理想的一块园地。
回首往事,我觉得十分幸福的事情,就是我的兴趣和我的工作是统一的;就是上班和业余都是声音,退了休还是声音。我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就是这些小儿科的,但是对我国环绕声、专业音频事业有一点点促进,我就很满足,很有幸福感。至于那个梦想么,我看这一代解决不了,就给后代吧,他们比我们更有智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