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之路(五)

大师之路5-1

 

 

 

 

 

 

泽口先生应邀在2004年中国第一届亚洲声响论坛上做主旨演讲

笔者:因为我当时是在研制16路调音台,之前用的是上海交流电器厂的600欧姆桥T等阻抗推子,体积大,成本高。关键是触点的切换噪声成了拦路虎。要解决,只能用导电塑料和连续式変阻。可是调音衰减量至少要大于60分贝,也就是1千倍以上的电阻变化,当时实现起来是十分困难的。在调研时,我也接触到英国的P&G公司产品。那么,除了推子,还有什么值得回忆的疑问呢?

大师之路5-2
80年代,Tom Hidley 和Don David在JAES杂志发表的LEDE概念录音控制室设计文献

泽口:我还想说另外一件事,就是控制室的声学特性。
当时,涩谷中心的所有副控制室的形状都是完全一样的,我就对它们的声学特征产生疑问。
副控制室的声学特性只有空场,或者离监听扬声器1米处,根据JIS标准测得的数据。而没有注意到在安装了信号处理设备之后,录音师的工作位置上是什么特性。我对安装了什么处理设备之后,声音在房间里的传输特性有什么变化产生兴趣。你知道,在70年代,调音台上只有推子,因此录音过程中,往往有一大堆均衡器摆在录音师面前。
为了测量监听扬声器的传输特性,今天很简单用频谱分析仪就行了。可是那时,我们只能先产生粉红色噪声,用录音机录下来,把录音带送到研究中心,通过带通滤波器,输出一条条频谱的图形。中心领导把我介绍给和我同一代的年轻研究员们,并在研究中心借用了一个角落专门给我进行实验,而实验室其他员工只好暂停工作。
由于我对像房间声学这样看不见的事物产生了兴趣,想知道什么样的人,以及要有什么样的理念才可以做演播室的音响设计。
这样,我到前辈介绍的东京当地录音公司去搜集资料,从进口调音台代理商那里索取产品手册,以及在研究中心阅读专业文献。
我注意到称为特效设计师从事的业务,他们为演播室设计特别的声学空间,通过把监听扬声器联合起来完成构想的监听声音,使得房间适合客户的要求。那时候先进的设计思想是把扬声器埋入墙内让人看不见,所以要使用内嵌式扬声器单元。有时候,我都很想建造一个这样的录音棚。
那时,在我的工作单位流传着一些谣言,说什么“这小子崇洋媚外,只要是外国的就是好的”。可是,经过我的检查,无法否认这些产品的确给予使用者以完全不同的感受。
笔者:哈,哪个国家都有“崇洋媚外”呀。
泽口:其实就是本国与外国的区别,这肯定存在的。但是,不要妄自菲薄,而是要带着问题去学习,掌握诀窍。你看,调研“推子”,是我开始进一步研究国内外调音台结构的机遇。而对“控制室的声学特性”的疑问,就成了我认识什么是现存的所谓“录音棚声学设计”的机会。同时使得我能经历在涩谷中心各种不同演播室的声学调试过程。研究的方法越多,我对监听扬声器和安装在录音棚里的声学效果器越感兴趣。另外,我也了解到还有一种称为多轨录音的方法,相应的调音台设计理念也是不同的。所有这些事物,都是我尝鲜的!这些激动人心的事情就成为提升自己人生到更高层面的至关重要的因素。
当你智慧而安详地敲击键盘来完成交给的任务同时,请迈出你的脚步去发现一些疑问,这些疑问也许会让你激动万分,因为它使你得到出其不意的收获。我相信连锁反应就从这里开始。

笔者注:从第三到第五部分,我们学习到了“带着问题学,在工作中采取顺藤摸瓜,不断探究发现的问题”这样一个指导思想。后面的谈话就会转移到“在工作中,如何处理各种关系”的话题上来。
(待续)

Advertisements

没有感情如何写文章?

最近关于《中国好声音》的活动,有些报道。但是,没有一篇写到实处,写出浙江广电集团和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等单位的优秀音频工作者在一起,为了环绕声的制作而呕心沥血的感人事迹。原因很简单,写文章的人不懂声音,更不用说了解环绕声。对声音没有感情,甚至没有感觉,那么如何来报道一个以声音为主的事件呢?那就只好胡乱拽词儿。结果让人看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或者一头雾水。而我看了之后,感觉像是看了《孤岛神鹰》一样。那么大一场忽悠全国的唱歌活动,关于环绕声制作竟然只有一张照片(如图),而照片中的人物竟然都是面色凝重,丝毫没有愉快的表情。而从环绕声聆听的角度来看,除了娄老师一人,其他都与环绕声无关。如果我们看到的是后环绕声喇叭的话,后面那三位根本无法听到环绕声的效果。左手那位好像在使用笔记本,从面部表情来看,给人的感觉是局外人。可从我与这几位录音师的电话和面谈中得知,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样。难道,没有人能拍出更加能反映录音师们在为这次《好声音》环绕声化而作出的忘我努力的照片吗?一个对环绕声没有感觉的人才会捕捉这样的镜头,拍出这样的照片。

浙江广电环绕声录制
我想了想,可能只是为了广告商的任务,胡乱找个不相干的人咔嚓来了一张,凑了一篇,交差了事。题目很大,内容干瘪,甚至文不对题。业界对于这样的东西所做出的反应是“冇眼睇”(广州话,意思是"看不下去")。难道就不能向当事的那几位音频工作者约稿?是这都没用了,好的时机已经过去,失去的就不能再得到。总之,没有感情,就不会写出好东西。同样,没有感情,也不能办好事情。

大师之路(四)

大师之路 – 第四部分

大师之路4-推子

广播电台用播出调音台上的推子

笔者:说起70年代,那时候我也是刚刚进入电影录音行业。我在大学里是学微电子学的,但是由于我自小就喜欢声音,而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改行进入了电影录音领域。
泽口:那么您肯定知道当时电影厂的推子行程是多长吧?
笔者:我记得当时北影、农影、长影、上影等国内电影制片厂还在用原苏联的旋转式衰减器。后来我国生产出桥T恒阻抗600欧姆的触点式衰减器,联动的推子行程超过100毫米,在国产调音台上使用。到了七十年代后期,才见到瑞士和英国进口的调音台,但是没有研究过厂家根据什么来决定推子的行程?
泽口: 这个问题在1975年,我调到广播剧制作岗位上担任混录工程师时也考虑过。作为助理录音工程师,我听到前辈们在录音总结会上议论:“缓慢粘滞的淡出是表现广播剧情绪最难实现的部分。在某个电平以下做淡出,你要慢慢抓住推子,甚至像拉锯那样来回推拉,否则就达不到真正渐弱的淡出,所以你的手指特别累。”于是,带着这个疑问,我就观察录音棚里前辈们是如何操作推子的。他们的手指在拉下推子到-20分贝左右时动作突然变得缓慢,然后推子就像凝固了一样极慢地拉下。我就对推子的结构和如何形成行程产生了疑问。
在涩谷广播中心使用的是40毫米宽、100毫米行程的推子,采用东京光音公司生产的圆形衰减器,推子通过皮带来做线性运动(以前是用大旋钮的圆形衰减器,那时使用圆的旋钮还是直线推子还在争论中)。
然后,我就从产品手册来检查这个行程的特性,并做成了图表式演示文档。的确,衰减器特性大约在-24分贝之后急剧下降直到完全关死。那么,那么真正线性地降到关死的行程是多长?其它推子的特性如何?在前辈介绍给我的新员工协助下,我开始了新的调研。在音乐录音棚专为合成用的调音台上,采用的都是英国P&G公司的产品。
当我检查以0分贝为基准的+/-6分贝范围里,推子特性变化比较缓慢,一过-20分贝特性就急剧下降。此外,而在电影最终的配音间里,用的是拉到底180毫米行程的长推子。
我的结论是,推子根据应用场合所强调的不同用途,来确定其各种各样的特性。
涩谷中心用的推子是100毫米行程的理由是,原本其用途是做实况广播,后来就这样用到了后期制作。例如在实况音乐广播中,如果使用-40分贝或-50分贝电平,那就意味着前面的磁头放大器要失真,所以这个范围是不能用的。然而,后期制作的混录处理的是已经录好的素材。
你可以使用所有的电平来表现所需的环境,达到你在电影最终混录和音乐合成时所期望的那样。
这样,我实验性地设计了120毫米的推子,其线性范围扩大到-40分贝,并在录音棚里进行评价。大家的评语是,可以“畅顺地使声音淡出”。
在那时,为了便于设施维护,规划一个新设施时,都要服从采用相同标准的原则。所以你必须提出“为何120毫米推子是必须的”的充分理由。这就超出了你常规的工作范围,表达能力变得十分重要。我完全相信从这类实践课程中学到的东西是最好的。我认为这些也作为触发器使我对工作环境有了新看法,在我诉求的广播制作系统中,需要将工具从仅仅用于实况目的,转移到适合后期制作的场合来。
在我检查这些推子时,发现P&G推子内部用的称为导电塑料推子,这种材料具有很重要的指导意义。不管我怎么频繁地推拉推子,手感始终很好。十分清楚,那是完全不同于用皮带来拉动圆形衰减器的方法,它给我开了窍,“这真是世界级的专业工具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