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之路(八)

笔者:以上的几个部分,主要是探讨本单位内部。那么如何放眼世界呢?
泽口:如果你在你的工作岗位工作了十年以上,你的同行自觉不自觉地把你认为是老兵。这时,你接下来必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通过与国际标准水平的比较,来度量你通过经验积累起来的能力和知识。如果你懒得这样做,你就会成为井底之蛙。那么应该怎么办?就是走出去!一旦你把你自己放到外界大环境中,即使你认为这个环境是个“小镇”,那也会从小小的邻里环境扩大到无限的世界,那里你可以见到和经历什么是真本事。在你的生命中,也许没那么多这样的机会。因此,为了抓住“绝无仅有”的机会,你在时间概念、灵感、决断和执行方面的素质特别的重要。
笔者:请举几个例子来说明。
泽口:我想说的,首先就是克服自满情绪。
在1987年,我参加了一个名为“舒纳之旅”(笔者注:舒纳Shuna是英国苏格兰西北部的一个小岛)的调频广播节目制作活动,这是杜比环绕声首次在世界上做实际的试播。接着在1989年,参加了另一个名为“森林奇迹的故事”的广播剧制作,我使用电池供电的便携式DAT来做现场录音。我对我的工作成果感到十分满意,开阔的环绕声效果,体现了森林噪声包围感的音响设计,也表现了主角在森林中游荡的情景。
同年,我得到一次访问杜比实验室的旧金山总部的机会。借此机会,给负责环绕声技术的Roger Dressler和负责消费电子产品生产许可证的Ed Schummer两位,在听音室里演示了我的“作品”。我脑子里一直为在日本很少有这样成功的作品而骄傲。可是,他们两位看完演示之后给我的简单建议,就是如果我在好莱坞学习音响设计的话,会得到更好的效果。他们带来一些电影录像,并且播放很多说明“这里是这样表现的”实例镜头等等。他们还补充了这些效果的音响设计师是某某人,还提醒仔细观看影片后面的创作人员名单是有用的,然后离开了听音室。这时,我真正感觉到一盆冰水泼下来,从头冷到脚。
在杜比实验室,有一个图书馆,那里保存很多有关音频的参考书和文献。我向图书管理员询问道:“我来自日本,对音响设计有兴趣。是否可以推荐一些参考书给我?”她给我找来一些关于电影制作的书籍和文献,例如“电影中的音乐”、“声音效果的艺术”、“作曲家在电影中的作用?”以及“后期制作”等等。我吃惊地了解到,原来制作是由几个不同的领域构成的。后来在1988年访问Burbank的杜比实验室时,Doug带我参观配音间。见到录音师Don Bossman正在使用当时最先进的Synclavia数字音频工作站(见下图),他参加过电影“虎胆龙威”系列第一部的制作。

大师之路8

 

 

 

 

 

图 1988年好莱坞录音师Don Bossman已经使用当时最先进的Synclavia数字音频工作站

笔者:看起来,杜比实验室此行对您的提高有很大帮助。
泽口:1991年在底特律召开的AES年会主题是“电视声音的未来”,当我宣讲关于日本广播的环绕声制作的论文,并播放相扑广播节目的演示时,我得到了杜比实验室负责电影的副总裁Loan Allen热情赞许,他说:“用带有单声道后环绕声道的3-1矩阵来再造氛围感,实在太好了!”。这件事给我的教训,就是当我觉得自己做得非常好的时候,总是要再想方设法去找到当前最好的技术究竟如何。
说到这里,我想在举一个例子。在1995年,我作为音响设计师,参与了一部本子非常好的“最后一颗子弹”高清电视制作。那时,声音格式通常仍然是3-1,但是我想考虑将来存档发行,决定同时采用3-2、3-1和2声道的混录格式。这些措施使得我后来获得几个有关高清的奖项。因而,我也为自己建立大屏幕高清电视制作的实用环绕声所作的贡献而自豪。但是,当我看到有相同主题或相同类别的其它制作时,我的自豪感就崩溃了。因为相比之下,我的音响设计手艺仅仅是小儿科。真功夫的境界是非常高的,不仅要考虑载体类型、预算、制作安排,甚至还要包括员工数量。如果你始终不满足现状,你就会感觉到你真正的水平,你不会傲慢自大,而是谦虚地不断提升自己。
笔者:有句中国古话说:“满招损,谦受益”。用现代汉语来说,就是骄傲使人受损,谦虚使人获益。
泽口:的确如此。我们认识真功夫的第一步,往往是你在有限时间内不断努力观摩尽可能多的作品而开始的。如果你看到某个制作使得你特别难忘,那么你就要把参与的创作人员名单记下来,并寻找机会与他们面对面地交流。如今更加幸运,你可以通过互联网和其它现代化手段来获得信息,你只要积极地利用这些优越性就行。当然,你可能会在研讨会上、座谈会上、年会上或者其它大会上见到他们。所以,必须积极行动并参与这些活动。
正如我在前面说过的那样,一旦你找到入门的途径,那么其余的就会自动展现在你眼前。杂志、文章和采访是提示和建议的源泉。如果你一字一句认真地阅读,就会发现其背后的理论。你可能会对设备细节和混录技术感兴趣,但是随着你掌握真功夫,你就会跳过这些表面现象,而对为什么选择独特的表现方法等哲理性问题更有兴趣。像如何完善录音这样的诀窍和技术,其实是打破常规的课题。如果你选择了超出常规的表现方式,那就是你达到你自己真本事的证据。
笔者:简单总结一句,就是“要有真功夫,不做井底蛙”。
(待续)

大师之路(七)

大师之路7

图1 泽口先生在国际环绕声研讨会上讲解话筒布局

笔者:看起来一个理想的工作环境是不那么容易创建起来的。
泽口:来说说应该如何看待老前辈吧。被称为老兵的前辈们,他们的思想意识对于你所在的工作环境是否成熟是至关重要的。有这样一种说法,因为他们花了十来年才熬出个老资格,所以可能不会错的。但是,你别误解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自己觉得自己是专家的话,那只不过是按照传统和惯例来定义的罢了。为了能将老兵传授的技能有进一步的发挥,你应该检查一下,如果按你的感觉和积累的经验而打造起来的工作环境,人们是否都能发挥才能和努力分享机会?如果你自己和他人都把你看作老兵的时候,你应该继续保持在行业的前沿,你的兴趣将继续引导你的发展趋势、发挥能力,甚至指导不是本公司的人。如果你增加你对事物的敏感性,并不断接手让自己感觉始终工作在前线的课题时,你就不会轻易满足现状,以老兵自居。
工作就有领导工作的上司,而你的顶头上司是工作环境的中枢。当你发出像“现在那些小年轻真是……”这样的话语时,那就证明你老了。但是像“公司不明白”和“前途不明朗”有时却来自年轻人之口。当他们说“公司”二字时,他们脑子里的概念是指什么还是哪一部分? 其实就是他们寄予希望的顶头上司。这意味着,如果顶头上司有着建立前瞻性工作环境的精神,那么他们的很多疑虑就会消失。这样的上司处于高层管理和工作员工之间,起着所谓双向桥梁的作用。
笔者:我们这里通常习惯地称之为中层干部。

泽口:他们肩负着很多重要责任。首先,对每个工作场所应用管理理念的责任(这是十分理想的概念,所以只能称作理念),就是贯彻公司高级管理层的构想,并以具体行动来贯彻;其次,在管辖的工作部门里找到苗子,并把他们培养成精英;最后,对自己部门里有出色成绩的下属,要尽量积极评价,给以荣誉。我相信,认真执行以上三项,尤其是第三项的上司,他会由衷地向“出头鸟”道贺。甚至对为非本单位,如学术活动或其它广播组织等做出贡献的,也应予以赞扬。一旦形成这样良好的环境,那么无论老兵还是新手,创新的潜力都会得到发挥。
笔者:当我们变成了老兵,而且年龄也到了快退休的时候,对于新入伍的新兵有什么说法呢?
泽口:我想说的就是要关心年轻的同事。
这里,我想谈谈关于关心年轻同事的一些观点。我听到一些说法,像“过分关心只会产生懒虫”什么的。但是,我认为对于使用电脑-键盘-电邮的一代人来说,关心是极其重要的润滑剂。这样的润滑剂使得老人与新人之间不会形成沟渠,而年龄造成的所谓代沟,也因为老兵不断跟上时代发展而变得毫无意义。我原来很欣赏海外的公司文化,但是另一方面,单打独斗的处事方式,会让人担心出现人与人互相孤立的局面。所以是否用全盘西化的方式去教育年青一代是值得考虑的。单打独斗往往会出现“人家是否真正需要我?”的担忧。面对这种情况,工作部门里前辈或上司一句鼓励的话变得十分重要。从侧面关心员工,尤其年轻的员工,你需要经常性地关注他们的工作细节和个人评价,以便找出适合他们的课题。这是我担任部门领导之后,每天都要努力去做的事情。
笔者:除了本公司的环境,肯定还要处理周边单位和同行们的关系。对此您有什么见解?
泽口:对于工作岗位以外的朋友和同行网络,我还是强调老兵自身挑战而始终奋斗在最前线的精神。而这种精神取决于在工作岗位之外你所建立的朋友网络有多宽广。如果你已经这样做了,那么完全不是什么难事。有人会说,“我不知道怎么做”或者“没时间去做”,那么在同一行业里的其它公司员工应该是最接近的邻居,你会发现很容易跟他们说上话的。在这种情况下,考虑如何在与伙伴交谈和沟通中,表达你尊重对方的心情是很重要的。我们有时错误地用高于人家的态度来对待伙伴,这样不适宜建立长期的关系。我相信,你与他人只有建立以“付出和获得”方式自愿交换彼此资产的公平意识时,彼此关系才能维持长久。当你开始规划你的设施,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送出布线图、送出声道计划、送出所需设备的清单等等,这里都有与外单位的人际关系。另外一方面,因为你花那么多时间来建立如此丰富的知识领域,所以最重要的是要有迅速抓住有限机遇的意识。日常知识的积累将有助于抓住难得遭遇的机会,以及实现如何在有限时间内交朋友。
我听说一家全球设备制造商的总裁在他去国外之前,要调研当地的热门电影和音乐的信息,以便作为打破冷场的交谈话题。为了得到不涉及工作的交谈话题,如果你有业余爱好或兴趣的话那是很有用的,如果有共同的朋友那就更好了,这样很容易建立起信任。如有可能,你应该获得任何很快能把你处于优于他人位置的事物。你有越多能“吸引”他人注意力的主题,你的人脉就越宽广。

 

笔者注:建立广泛的人脉是现代化专业人员的基本功,网络社会有提供了更加迅速建立人脉网络的机遇。如何利用这个快速网络来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提升自己的处理人际关系能力,的确是十分重要的。通过这两部分的采访,我们了解了对于工作单位氛围的建立,以及如何通过自我磨合,不做人们嫉恨的“出头鸟”,而做事业有成但平易近人的“平常鸟”。

(待续)

 

前数字化时期音乐录音棚改造的若干问题

博主原创

一、 问题的提出
现在几乎人人都在谈论数字化,录音界也不例外。作为专业录音行业,用得最早和最普及的数字记录设备是DAT。不用号召、没下文件,DAT母带录音机自然而然地取代了传统开盘模拟母带录音机,原因很简单,模拟记录是整个音频系统的“瓶颈”。
在多轨音乐录音方面,由于专业数字多轨录音机,例如索尼的3324之类,价格比较高,在我国普及有相当难度。另一个原因,就是模拟多轨录音机至今仍有使用价值。例如,放送原来录制的原始多轨资料,以及为人们所喜爱的声音感受。虽然,数字多轨录音机行列中,先后出现了ADAT和DA88两种使用录像磁带(S-VHS和Hi8)的设备,尽管在其他声音制作方面有用,但是在多轨音乐方面只适于小型音乐制作室。
周边设备在录音界称为附件,包括了混响器、均衡器、压缩限制器、话筒放大器等信号处理器材。其中,混响器、压限器和均衡器,很早就出现了数字设备,但当时因声音质量和感觉不能令人满意,加上价格昂贵,对大多数录音棚来说很不实际。而话筒放大器不但没有数字化的迹象,反而为了抵消数字声,而起用电子管,引起“复古”潮。
作为录音棚的中心设备,当然就是调音台。优质、高档的模拟音乐录音调音台在性能和声音方面,仍然是无可挑剔的。大多数同样用途的数字调音台,目前仍然不能威胁它们的统治地位。虽然在录音行业使用02R之类小数字台比较多,但它们无法承担大型音乐录音任务。因此,只是与使用录像带的8轨数字录音机一起,在小型音乐制作室中使用。
近年来,随着以计算机为中心的数字技术提高非常快,有关器件和器材,例如CPU、RAM和硬盘、光盘的指标、质量都大大提高,而价格大大下降。这对于依赖它们而发展起来的数字化音频器材的开发和市场推广非常有利。DAW,即数字音频工作站的出现,无疑对制作录音有很大帮助,然而,对大型多轨音乐录音系统构成及录音工艺,并没有什么影响。
但是,数字化设备,无论是记录设备、调音设备,还是周边(声音处理)设备的不断推出,它们不仅在功能上优于模拟的同类设备,而且在声音质量方面也有了长足的进步。这样,肯定对现有的大型音乐录音棚产生影响。同时,原有模拟设备的老化,已经使得录制的音乐制品在声音方面不能满足现代人们的要求。音乐录音棚的改造势在必行。

二、 中心设备选型
作为录制音乐软件的录音棚系统,其硬件仍然是构成系统的关键。其实,上述问题的提出,也都是指硬件。所以,实际上音乐录音棚的改造就是硬件的更换过程。硬件选型奠定了将来新音乐录音棚的技术基础,也决定了未来音乐软件制作声音质量的极限。所谓极限,就是该系统可能达到的最好声音质量水平。由于录音师掌握硬件的水平有差别,录出的音乐制品的声音质量也会有不同。是否能达到系统的最好声音质量将因人而异,并非硬件选择的问题。

interviewr

照片1 作者(右)与中央电视台李小沛(左)及北京冠华公司陈奇楠(中)一起讨论音乐棚数字化问题

这里,我想以大家较熟悉的中央电视台360平方米音乐录音棚最近进行的改造为例,对中心设备选型作一阐述。此改造工程是由北京冠华公司承担设计及施工的。
该棚子原有的中心设备,是十几年前购置的英国SSL 4000型模拟音乐录音调音台。作为该棚的首席录音师李小沛,他对原系统已经了如指掌、驾轻就熟。他说:“因为天天和它(SSL 4000调音台)在一起,对它很熟,对它熟极了。包括它的EQ拧到哪里应该出什么声都非常清楚。录出什么毛病是不可能的,我对它太熟了。”那么为什么要改造呢?他是这么说的:“过去它的声音一直是很光彩的,但是它的声音确实在变,变得光彩少了很多,声音确实是老了。”此外,“那台SSL 4000开始出毛病,尤其是电脑部分。到今年为止,SSL 4000已经工作15年了。”的确,很少有一位录音师,在同一个录音棚里,与同一张调音台打15年交道的。
尽管台子肯定要换,但是继续在模拟领域升级,还是另走数字之路,仍然是个问题。李先生的想法是:“改造那个棚的初衷,其实并没有想数字,我打起根上就对模拟比较钟爱。当时的数字设备是属于数字音频的早期,对它的成熟状态也有怀疑。它是否达到了最优秀的程度?现在来看,从选型开始到现在的两年多里,它确实进步了许多。”最终动摇他对传统模拟台子根深蒂固感情的,是索尼的大型数字调音台OXF-R3。

oxf-r3
照片2 作为中央电视台音乐棚改造中心设备的Sony OXF-R3数字调音台

这台子是1996年由平平科技介绍进中国的。但是,对数字台子,尤其是大型数字台子的疑虑,以及其惊人的价格,使大多数用户敬而远之。虽然中央电视台是我们电视台中经济条件最好的,但是面临跨时代的选择,仍然有所犹豫。那么什么因素最终改变了她的决心?李小沛说:“原因比较多。前年BIRTV以后,这台子放在(索尼北京)办事处。之前,我并没有想着一定要买这台子。但是我看了它以后,感觉到首先它比较成熟了,其次我个人看着它像SSL。从很多方面看,既是你所要的那种高级、先进的东西,同时又符合你非常熟悉的那个东西,感觉到它离你很近。”此外,该台子的声音给小沛的印象是:“我对SSL的声音太熟悉了,所以想听听它的声音。首先它的声音一点都不怪。整个声音感觉还是很光彩的,很好听。”他对OXF-R3的整体评价是决定性的:“从这个调音台可以看出来设计这个调音台的工程师确实是长年设计调音台的工程师。他们对调音台很了解,对录音工艺非常熟悉。这台子确实有很多人性化的东西。录音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人性化非常重要。另外,它又有很多新鲜的东西,使得这调音台一出现就已经有了自己的风格。其实,这些风格还是从模拟来的。”我的结论是,将数字和模拟割裂开来,甚至对立起来的思想和做法都是形而上学的、不科学的。而OXF-R3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作为中心设备的调音台的型号已经确定,而中央电视台也成为亚洲(除日本本土)及大洋洲区第一个OXF-R3的用户。在记录设备方面,该棚子继续使用索尼PCM-3348。据说PCM-3348HR24型24比特多轨录音机已经上市,但终因经费有限,这次改造中无法更新。新24比特调音台配原16比特多轨录音机,总是有点遗憾。

三、周边设备选型
所谓周边设备,就是行里人称作附件的那些接口和处理设备。中央电视台音乐棚选择的原则是基本保留。李小沛提出了极有参考价值的解释:“基于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传统,就是很多附件是所有录音师都丢不掉的。我相信将来到了真正的数字化时代,工厂也一定会找到它们为什么所有人都用的原因,模仿这些附件继续生产。我喜欢它们的声音,我熟悉它们,我知道怎么样就能达到我想要的音响空间。另一个很简单,就是没钱了。” 总结起来,不外一是因为它们的声音和操作仍然为录音师所喜爱,一个是因为经费有限。
但是,作为资深录音师,他还有更值得注意的见解:“就是当时附件真正数字化的还不多,也不是环绕声的、不是5+1的。所以它们并不符合我们的要求。另外,那时候是初级阶段,即使有也很贵。实际上,一个话筒是传统的,一个附件是传统的,都丢不掉。很多录音师喜欢这些东西。例如Lexicond的224,我一直特别喜欢。224所表现出的交响乐的空间,连480都顶不上,那声音太好了。我们还挺发烧的,加入一台EMT 240的金箔混响器。”归根结底,“实际上,录音师用的东西是纯主观的东西。不是说这东西先进,我一定就用。实际上我就要听。”所以,在前数字时代继续保留和使用这些附件是非常自然和必然的事。

四、系统工程
尽管没有增添新的周边设备,但是老设备的继续使用反而给整个系统工程带来更大的困难。由于新台子是中心设备,与之周边的设备都是老的,这就是新老结合。而除了台子是数字的,多轨录音机、DAT母带录音机,甚至还有Studer的D741CD刻录机等都是数字的。此外,就是附件了,其中一些音频处理器材是数字的。例如Lexicon的480L及224、TC和Klark-Tenik的数字混响器,Lexicon和YAMAHA的数字效果器,Eventide的数字谐波发生器,还有AMS的数字延时器等数字设备(有的设备只是内部作数字化处理,而输入、输出仍然是模拟的)。也有不少为录音行业熟知和喜爱的AMEK 9098话放、9098压缩器,年代久远的EMT金箔混响器,以及非常流行的Aphex听觉激励器及压缩限制器等,都是录音创作不可少的模拟设备。
这样,位于中心的调音台接口,不仅要允许输入和输出各种主要格式的数字信号及模拟信号,而且连音频处理用的插入、送出及返回口都要考虑数字和模拟格式。此外,还有同步和自动化用的时间码信号、录音机遥控Motionworks系统、数字音频系统特别需要的视频基准及字同步信号,以及MADI等,再加上调音台主控计算机与调音控制台之间的以太网。像中央电视台音乐棚改造工程中这样大规模的模-数混合接口群、同步及控制布线工程,我相信在世界录音棚工程史上也是少有的。
这个大型工程的系统方案设计、施工方案规划及安装调试由什么样的公司来承担,是非常关键的问题。李小沛的看法是:“我要先看他们做过的工程,才能下结论。再一个就是他们对录音的事是否了解。”对于最终承接了这个工程的北京冠华公司,他的评价是:“我知道这么多经营全套音响设备的商人,很少能把工程真正做到我所想象的目的的。冠华的陈奇楠,因为担任过录音师,所以很多方面不是从单纯技术上要求,而是从主观感觉上要求的。包括你顺手不顺手,或者设备摆位摆在哪里。摆近了,就得想到这附件本身会不会有机械噪声的影响。这些事情实际上是做录音师的人才会对这个考虑得比较多。冠华在设备提供和系统工程方面就成一体化。””
陈奇楠先生认为:“我觉得最主要的是沟通。就说小沛提出的一些要求,你得理解他的要求。”例如,连线是最简单的了,通了不就得了。可是录音师除了线路在电气上通,还有其他要求和很多说头。如果工程人员不理解,那就觉得很难默契,工程也做不好。他接着说:“将系统接通、没有噪声、可以录音,这是对工程最最起码的要求。你能把能出声作为质量的标准吗?机柜摆放的位置、线槽的走向和布局、周边设备在机柜上的排列、机架的尺寸和造型等,都是看似虽小但决不可忽视的事。李小沛的话语重心长:“实际上,施工也得人性化一点。这对人(录音师)的心理是有影响的。”作为一个完整的系统,都有人性化的问题。系统顺手不顺手直接影响节目最终的质量。因为这决定了录音师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干活,所以系统的要求对声音影响特别大。

controls
照片3 外形与主台子匹配的自制周边设备控制台位于调音台左侧,方便录音师操作

虽然OXF-R3的内部有功能强大的数字信号矩阵,但这次改造中,作为信号的交换仍然使用了传统的跳线盘。对此,陈说:“这是与李小沛的共识。尽管PCM-3348与OXF-R3已是MADI方式的数字连接,我们仍要保留它原有的A/D、D/A,把它们全都接到跳线盘上。现在,即使你用24比特调音台,在某些时候,还会追求直接入轨方式,即话筒下来经过电子管话放,连调音台都不走,经过跳线盘到录音机的A/D(模数转换器)直接就上轨了。录音师可以选择不同风格。因为数字电路基本上谈不上设备本身的风格和味道。而模拟设备,我可以使用Manlay的均衡器,可以使用Amek 9098话放等等,使用各种不同的设备,创作出不同的味道来。在棚里原有的24轨2寸带杜比SR降噪器的模拟录音机小谷的MTR-90,还要放在这个系统里。这是为了适应客户的需要,是市场角度考虑。也反映了前数字时代多手段长期并存兼容的现实。”跳线盘尽管是数字与模拟并存时期不得已的手段,但仍然不失是最佳的选择。

patchbay
照片4外形与主台子匹配的自制跳线盘位于调音台右侧,集中交换数字及模拟信号

除了工程的人性化设计和施工,在线材和接插件方面也应有所考虑。提到线材,人们可能立即想到所谓发烧线。其实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发烧线是给个人连接短距离发烧音响器材之用,没有也不可能有工程意义。但是,作为信号传输和电源供应唯一手段的线材,质量是一定要保证的。作为工程用线,是安装起来固定不动的,它要求上百条,近千条线要一起走,所以包括绝缘体在内的线径要特别细。同时这线又很长,还要穿管、牵拉,线的强度和刚性都有很高的要求。对于有上万个焊点的大型录音棚工程,线头的焊接一定要方便,绝缘体不熔、不软、不散。另外,这么多线排列在一起,只有使用涤纶镀铝线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屏蔽。

rackrear
照片5 调音台专用机柜后面的接口群。上部为台子音频接口群,中部为控制电脑,下部为信号处理器。其中绿色为数字信号线,灰色为模拟信号线,白色为同步和MADI线

有一些单位和用户不重视工程线材及接插件的质量,宁可投巨资买好设备,而不肯花点钱买好线材和插接插件。陈奇楠说:“其实,花钱买设备就是为了追求声音质量,如果由于工程辅料问题而大打折扣,这才是最大的浪费。你花大钱买了一栋豪宅,可是不愿意出钱把路铺好,住在里面有什么感觉?”冠华公司通常使用英国的CANFORD、日本CANARE和MOGAMI的线材,和瑞士Neutrik的接插件,而且只用接点全部镀金的顶级产品。

五、端正方向、明确目的
数字化是个大趋势,但具体怎么走,问题就比较多。例如,许多人问过我,OXF-R3和02R,如何选择?李小沛的见解是:“我觉得,它们都是数字化设备,那一点都不错。但是它们的目的不同。YAMAHA的02R数字调音台它有一个很明确的目的,就是在小型化的体积下,能够做到大型的事情。它的功能复杂、层数多,在板面上有很少的钮,但是做很多的事情。可以内置很多数字化的东西,什么延时器啦、效果器啦,EQ也可以做得很复杂,段数也很多。而大型调音台目的就不一样了。它的目的是为了要有非常好的声音效果,追求一个好的传输性。因为大型调音台,再怎么也得使用顶级的内部元件器件,面板配置形式人性化,以及噪声电平极低的D/A等高水平的措施。另外,它利用数字化的最大优势,像自动化、动态处理、EQ等都达到艺术境界。我觉得主要是目的不一样,不是一码事。”而陈奇楠的看法是:“我觉得从商业角度来看,无需将此两类台子往一起比,因为它本身市场定位就不一样。产品能生存,能卖得火,只能说明这个消费层面需要。用户最重要的是明确自己要录什么节目,作品要达到什么水准,并根据自己的预算,决定设备的选型和档次。不应为了赶潮流、追时兴,为了数字化而数字化。作为商家不要去误导别人,说什么花多少钱就能给你一个全数字化系统,就一步到位了。”
我认为,所谓数字化是一条漫长的路,现在刚刚开始踏上征途。一步到位是不可能的,就像不能一步登天一样。在数字化的大门口,无论使用数字产品,还是使用模拟产品,只要是为了使声音更好,为了有更得心应手的功能,都是对数字化的促进。只有数字化的产品百分之百地实现了模拟产品的性能、指标、成本,以及人性化设计,那么才能把相应的模拟产品自然而然地淘汰出去。口号代替不了数字化的科学进程,广告也不等于数字化的指南针。只有端正方向、明确目的,才能正确走上数字化的康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