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环绕声需要的是务实

2013年入年以来,先后有广东卫视、央视和东方卫视实现了高清环绕声节目的直播。然而,传得火爆的节目却并没有出现直播的镜头,就算录播也是昙花一现似的,从此就不见了踪影。那么踪影在哪里继续呢?各种会议、研讨会等等,其出现的总和大大超出所谓的环绕声播出的时间。广播有关媒体都是按通报来做的所谓报道,而报道者压根儿就没听过或看过那期节目。难怪有位环绕声的先驱者对大肆炒作环绕声的行为发了火儿。环绕声录音技术对于当今的录音师来说是基本功,要踏踏实实去做,而不是到处炒作自我标榜。的确,上述三家成功实现环绕声直播的广电单位都是基于自身的功力,基于自身的特点,从而吸引了全国,甚至海外电视观众,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而那些玩儿虚的,不会有什么长远的影响,而且永远不可能制作出像上述三家那样水平换质量的环绕声节目。不用自己的双腿走路,那永远甩不开拐杖,让人牵着鼻子走。

Advertisements

上海东方卫视高清频道成功实现5.1环绕声直播

短评 上海东方卫视高清频道成功实现5.1环绕声直播

博主原创

五月是大地鲜花盛开、春意昂扬的月份,上海作为我国最大的都会,一个国际性的大城市,在五月15日晚终于实现了高清电视环绕声节目的全国直播。这个节目就是脍炙人口的“梦立方”。这个节目本来就很吸引人,但是用5.1环绕声制作之后,现场效果更加激动人心,立方体内外氛围感觉区别明显,道具声、音乐等都起到了很好的场面烘托作用。“梦立方”如此复杂的环绕声效果,都由该单位的音频制作人员完成。时间短、效果杂、压力大,但是他们花了大力气、下了狠功夫,克服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终于胜利地完成了这个意义重大的任务。同时,北京、成都、济南、深圳等地电视观众都对该节目环绕声效果等做了正面肯定的评价。

现在大家都爱说梦,那么我说上海圆了近十年的5.1环绕声直播之梦。因为大约十年前,在上海,首次实现了我国5.1环绕声闭环播出。我希望,上海作为人们口中传诵的“魔都”,应该在各方面继续展示她的魔力,上海的电视环绕声也应该不断地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发出其令人着魔的魅力。

下面附上几张直播当晚用手机拍摄的高清电视机屏幕照片。

梦立方1t

图1 梦立方参赛人正在向目的物体内抛掷红球

 

梦立方2t

图2 节目主持人向参赛人祝贺晋级成功

 

大师之路(十一)

大师之路11

图1 泽口先生在深山老林中捡拾环绕声的声景

笔者:声音与画面一样,也是有尺度的。同样,也是可以度量的。不过,声音的度量不能像仪表那样进行,而是在脑子里有一杆秤。
泽口:是的,下面我再举一些例子来说明。
首先,度量你做声音好或坏的检查要点:
第一、是否从低到高用了足够的频率范围?
这是归纳出的一条原则,来判断是否实现稳定的、金字塔形的频率结构。
第二、是否充分使用了动态范围?
这是要看你的声音作品从无声到最大音量的范围里面,是否有抑扬顿挫、丰满从容的声音表现。
第三、是否能使用从锐利清晰的声音(准确对焦)到模糊不清的声音(散焦)这样宽的聚焦范围? 借助建立一个多层面的声音结构,你可以把一个平面声音构建成一个厚实和深邃的声场,避免了老是停留在像特写那样的表层声音
笔者:我们称之为声音总是贴在屏幕上,无论电视还是电影。
泽口:很形象,这种声音你无法与画面镜头联系起来。
第四、是否组合不同镜头的变化?
借助从大特写镜头到超广角镜头的声场设定,可以创建不平凡的、恰如其分的声音表现。
第五、是否大胆使用对白的话筒摆放?
你是否能够掌握从好像舔话筒那样的嘟囔声,到远离话筒说话的变化范围?
我相信下面几项对于发现下一个挑战,或试图归纳你已经完成的任务来说十分重要。
① 你是否做了新的尝试和挑战你自己?
② 你是否指导性地把什么事情都交代给了你的助手?
③ 你是否提供包括导演和演员在内的所有演职员都能够顺利表演的环境?
如果你不想重复地对你的工作采取享乐主义态度的话,那么在你的工作中必须执行以上几个要点,因为每一步都为你积累营养。现在,是最后一段但不是最短的一段,那就是一个最近发生的实例。
笔者:那一定很有意思。大概是关于环绕声的吧?
泽口:你说对了,因为你也是环绕声的执着者。
那就是,对于环绕声设计是否存在归纳法?
在环绕声音乐制作中,国内外有很多种摆放话筒的方法,那些都是讨论应用到录音主话筒上面的技术。
在日本,1998年以来的“深田树”和2000年之后的“滨崎方框”都是众所周知的。另一方面,电影环绕声的设计过程非常有意思,因为那是从70年代开始的漫长历史。我想应该是在1999年IBS(笔者注:总部在英国的广播声音学会)年会上,英国松林电影制片厂(British Pinewood Studio)总工程师Graham先生做过一个关于电影环绕声设计的演讲。我期望能听到一些关于整个环绕声音响设计的归纳内容,因为欧洲人,特别是英国人比较爱好系统化,可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那么,电影之都好莱坞的音响设计师们又如何?我进行了调查,结果也是没有人对此做过特别有系统的归纳。
后来我认识到,原来电影事业的世界是一个特别专门化的社会,其大门对新人不是敞开的。当然,那是因为他们处处提防自己的饭碗不那么容易被夺走。看起来,在电影世界里,你只有自己用自己的诀窍了。
自从1987年以来,由于我从事剧情片的环绕声制作,每次我找到我觉得不错的技巧时,我就写在稿本上。当我在1998年准备系统化整理时,发现我的归档里面有很多模式。另外,每当我有时间,我就研究电影和它用的音响设计,同时也通过涵盖更加现场感的到先锋派的表现方式来深入了解音乐。我通常用6+3的基本模式来处理。你们中间也许有人早就知道这些规律,但是如果你把你经历过的各种实践按某种规律进行归类的话,你会注意到在你的工作中很容易得到提示,而你就会了解整个工作的轮廓。即使不是什么都能解决,我还是推荐你去努力归纳你工作中得到的经验。
笔者:这些经验真是很重要。
泽口:最后,我总结一下。
在这一节,我讨论了如何归纳你在日常工作中得出的经验。当你在读你的归纳文本时,就会发现线索是多么容易找到,而驱动你去实现它的是“集中精神”。我很崇拜一位名叫三枝健起的导演,在工作中,他总是强调“灵感和瞬间艺术的差别”,以及重要的事情是“一旦关注某个事情,就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这样干劲。尽管瞬间闪过,但是你也会见到指明道路的亮光。
即使你在浴缸里、公交车上,或者盥洗室等什么地方,只要集中精神,念头就会跳将出来。请体验这种永远不会中断的精神集中,那么你肯定会找到你自己的归纳方法。
笔者:从下一部分,也就是第十二部分开始,我与泽口先生会讨论新的内容。

2013年5月14日发布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