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man #instagramer #shenzhen #green #iphotographer #tree #instacanv

from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p/igrFuOwYXU/ #tvman #instagramer #shenzhen #green #iphotographer #tree #instacanv
Advertisements

#Flower #Winter #igerchina #instagram #tvman #shenzhen #iphotographer

人生有几个十年?

当人们还在等待、还在徘徊的时候,有一群执着地追求声音的专业人士用自己的辛勤劳动开始了探索性录音实践。我已经写过很多文章,向同行们介绍他们的实践,呼吁同行们不要等着天上会掉馅饼。十年前的今天,北京电影学院和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的同行们,开始了民族音乐现场音乐会的多声道环绕声录音探索。如果说西方音乐有章可循的话,那么中国民族音乐的多声道环绕声录音的确是史无前例的。

2004年2月1日是春节过后的第一个星期天。尽管人们还意犹未尽地留恋着春节长假的温馨,尽管初春北京仍然寒风凛冽,但是在北京展览馆剧场却呈现一片忙碌的工作景象,电影学院及广播学院的同行们正在紧张地进行着录音前的准备工作。北展――这是2004年北京新春民族音乐会的演出现场,在这里即将进行一场不同平凡的音乐会录音。为了这场录音,北京广播学院录音艺术学院李大康教授、北京电影学院录音系甄钊副教授以及他们的助手,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工作。他们牺牲了春节长假的休息,全心全意地准备录音方案和录音设备。他们进行的课题是在完成现场音乐会双声道立体声录音的同时,做一次多声道环绕声民族音乐录音的拾音制式探索性实验。

图1 北展《春潮》环绕声实验性现场录音制作用的调音台群

图2 大康老师(左)和甄钊老师亲手制备自制制式话筒架

图3 自制制式话筒架局部图

图4 同行们在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认真聆听北展录音的最后环绕声效果

话筒安装好后,李大康、甄钊两位老师带着他们的助手将两组3米多高的环绕声话筒架在舞台上和剧场观众席里安装起来。话筒架是自行设计和制造的,虽然看起来工艺稍微粗糙,材料有点笨重。但两位老师说,由于市场上没有现成的产品,所以决定自己动手。如今,什么都进口、什么都买现成的时代,他们能自己动手做出来的确不容易。所用材料是由魔术架、灯架以及现成的普通话筒架连接而成的。由于多声道环绕声录音即使在国际上也是没有固定模式可循的,尤其是中国特色的民族音乐。在理论上,在形式上都处于探索阶段。十年前,在格式上仍然在开发中,没有现成话筒架的产品或图纸可用。各种有关书籍和杂志文章都没有详细的叙述或可以参考的图片。他们没有因此气馁退缩,或者马马虎虎做假5.1(5条互不关联的单声道,或者用摇把随意晃来晃去),而是认认真真地设计出自制特种话筒架、一丝不苟地操作简陋调音台、不厌其烦地在工作站上调整各声轨。我们不禁要问,相形之下,那些唯武器论者是否感到汗颜?那些用多少位数美元买设备来制作5条单声道的是否有一丝羞愧?那些用循环片、假观效滥竽充数的是否有一丝无地自容呢?

对于这次实验性录音的背景,李大康教授说:“做这件事说来话长,几年的愿望终于迈出了第一步,确实挺不容易。关于环绕立体声录音节目的录制方法和录制技术及其在国际上的发展动态,我们一直在跟踪了解,几年前就计划进行这方面的试验研究,由于缺乏基本条件一直未能进行。”在谈到环绕声的前景时,他说:“就像上世纪70~80年代立体声逐步取代单声道一样,环绕声技术势必要取代目前双声道立体声,这是大趋势。现在环绕声录音国际上已有很多成功的方式方法,但哪种更适合中国音乐(中国乐器演奏的音乐)?还需要如何改进?这是我们中国录音界自己的事,不能等外国人来做。”这就是这次录音的动机。

地球不停地转动,一眨眼十年过去了。我国的环绕声究竟进展如何?值得一说的,就是终于可以实现高清电视的环绕声直播(含录播)了。其中,广州足球《亚冠赛》,把高清电视环绕声推向了2013年的顶峰。可是,民族音乐的环绕声怎么没有出现在高清电视的银幕上?为什么高雅音乐的环绕声在高清频道也是没有?还有很多形式的环绕声都没有出现。过去一年,环绕声就像拥挤在一条小弄堂里“别苗头”,环友说的“夏天火药味十足”就是最好的写照。好不容易有冲出这条弄堂的节目,楞给憋回碗里去。为了这场“弄堂里的战争”,更多见的是各种“现代化军事装备”秀,而不见使用它们的手艺。十年前大康老师、甄钊老师和他们的学生及同僚仅仅使用自制的制式话筒架和便携小型调音台,能成功地录制如此大型民族音乐现场演出。而如今,鸟枪换炮了,可是声音的感觉反而不如北展的《春潮》。有的还花重金从国外请人来调音,可能“水土不服”,环绕声效果未见改进。今天,不但没见到环绕声遍地开花,反而是被“定义”这条绳索套牢了。在种种背景之下,我国富有创新意识的环绕声录音师,积极性受到了极大打击,无可奈何回到碗里做一名“录音民工”。而十年前活跃在环绕声第一线的老环友中,有几位不再谈论环绕声了。

不过,不必垂头丧气。我认为事物总是波浪式前进的,当进入低潮时,下一个高潮也许就快来到。


2014年2月12日发稿

2014年2月10日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