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环聊第一季第十一集

–闲聊电视直播与转播

博主原创

高清电视环绕声已经不再是十年前环绕声先驱们的梦想和探索,而是到了正式播出的阶段。然而,很多疑惑和疑问,仍然缠绕在人们的心头。怎么呢?我仅想举一个例子来说说。

电视广播中,有一种形式叫“现场直播”,还有一种叫“现场转播”(严格来说,应该是“实况转播”)。别瞧只差一个字“直”和“转”,可是相距甚远。我们说的现场直播,应该指的是在电视台的演播室内,或固定的摄影棚、或多功能综艺节目演播厅,或租用一些场地,搭台来担当综艺节目演播厅。这就是说,这些都是电视台内部的节目制作领域,尽管很像社会上的文艺演出,但是这是由电视台为主导的。而现场转播可就不同,例如最受欢迎的各种体育赛事,包括奥林匹克、一级方程式等等。在剧场里、公园里,由文艺团体为主导进行的各种演出,邀请电视台去现场拍摄、录制;或者主办方出卖转播权,由电视台来进行实况转播。当然,还有法院进行的公开案件审判等,也是属于这个范畴。也就是说,只要是实时电视广播的话,那么这也是现场转播。那么直播和转播两者都是播,以谁为主就是分水岭。混淆了两者的区别,电视播出效果就会出问题,主办者就得不到预期的结果。

现场转播是以活动举办方为主的,场地、器材、演职员班子都是既定的。以前电视台是事业单位,体育场和剧场,包括运动员和文艺工作者都是事业编制,都是事业费支持。在很多人无法去到剧场、体育场等场所观赏文艺演出或体育比赛时,电视台就要去活动现场进行实时转播,使得在家里的广大电视观众可以免费欣赏到精彩的活动内容。然而,随着电视台从事业单位过渡到企业单位,各方面都不再提供事业经费。而电视台就此转变成靠广告收入的纳税大户。而文艺团体、体育团队等等,都脱离了相同的事业费来源,演出和比赛都必须收费才能进行。因此,电视台去简单拍个新闻,几分钟是可以的,但是全场转播是不允许的,这一方面是转播会影响主办方的经济收入,同时也涉及版权问题。如果获得主办方允许,这就得付出昂贵的转播权授权使用费,以补偿电视观众不去现场就能欣赏而对主办方造成的损失。那么电视台当然也只能通过广告来弥补自己经济的损失。因为目前,我国电视台还没有进入正常的收费电视阶段。很多观众还认为电视台就应该免费提供节目,也有些认为电视台就是公益组织。不过,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这些问题都浮出了水面。人们在问,为什么一个月手机费上百元人们照样津津乐道,而电视台收个十来元就沸沸扬扬、满城风雨呢?都是提供服务么,都是自己养活自己的企业么,为什么客户心理上有这么大的区别?

作为转播,电视台不可能对演出舞台和观众席做很多干预,因此处于被动。而如何尽量把舞台表演搬到电视荧幕,现场声音搬到电视机的喇叭,这是个难题。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要依据电视技术的客观规律,才能尽量合理、合适地在电视机一端让电视观众获得一种好体验。我绝对不会说,“把舞台搬到家里”之类的豪言壮语,因为谁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你想想,在一个上千人、甚至上万人的演出场地,或者厅堂里,灯光、音响要满足的是现场的观众,不用考虑电视机前面人数更多的电视观众。因此,声压级可以合理地高些,只要不超过人类听觉的痛域。当然,人类的听觉系统,在长期超过85分贝的情况下,就会有损伤出现。具体数据可参考国家劳动人事部有关劳动保护条例的规定。如果某个工种出现长期暴露在高声压下,例如道路施工、采掘矿、车船制造、爆破等等,都必须带护耳耳机。而对于正在转播的电视台转播车,一般采取直接使用台口话筒的信号。但是,如果主办方不允许使用自带话筒,那么只好由主办方直接提供调音后,扩声前的线路信号。转播车里,电视台音频人员根据电视技术要求,对这个音频信号做适当的处理。这个处理包括频响、动态等有可能引起后级过载、发射机调制器过载等等容易引起严重失真或动态压缩过度的问题。我说的还只是模拟技术、单声道那年代的情况。到了数字化时代,立体声和环绕声阶段,涉及相位和环境氛围等等问题,后级驱动还包括更多的数字处理。我指的不是音频数字处理,而是数字化播出中所必须的一系列问题。演出单位是没有必要考虑那么多的,只要考虑满场的观众就够了。可是电视台不行,从现场到电视观众那里还有万里长征要克服。而且很多坎儿是电视制作人员,尤其音频制作人员无从知道的。

回到现场直播。这是在电视台系统内部的综艺等节目的现场播出,事先的排练要充分得多。很多因素必须按照电视技术规律来进行,由于是台内,各方面的协调就比较容易。当然,我是说比较容易,并不是很容易。至少音频方面,由于扩声团队长期与电视台的音频人员合作,所以对于电视技术规律有了或多或少的了解。从现场来看,明显不如正规演出场所,尤其是声学条件方面。因为,固定的演出场所,要有建筑声学的人参与设计,甚至监督施工。扩声可以基于这样的声学条件来进行调整和处理。然而,电视台的情况往往不是这样,给大规模综艺节目设计的棚子,已经远远不敷使用,不能满足当今的节目要求。即使是从国外移植的,把国外几位参与的人员请过来,也解决不了自己的现实问题。电视台传统的综艺棚都是前面是舞台,后面是观众席。而如今中间是舞台,四围是观众席,因此都是临时搭台。临时搭台当然无法考虑声学了。就算是隔音,如何不骚扰民居也许会是个问题。在这种环境里,如果直接像转播那样播出去,那么效果肯定很差。还好,因为是内部的,所以舞台话筒信号都可以直接送到电视台的音频人员那里。这时候,电视台的音频人员可就是电视节目声音的主宰。因为,无论是单声道,还是立体声,或者环绕声,都不是从那个搭台场所照搬过来的,而是经过他们的判断和处理之后,传送到后级,然后经过万里长征,到达电视观众家里。那么,环绕声中人们追求的现场感,就是人们所说的观效,是现场照搬,还是重新创作的呢?答案是肯定的。现场的扩声效果往往不尽人意,声压偏大占多数。岂不知,观众席有很关键的观效话筒在那里。本来是捡拾观众的鼓掌呀、欢呼呀、口哨呀,甚至交谈的噪声,这些都是很造气氛的。但是扩声的声音传得满世界山响,观效话筒处也不例外。那怎么办?无奈,有的单位只能用已有的素材加适当的混响来模拟现场。因为不是现场的真实情况,所以必定取决于主控录音师的感觉。

篇幅有限,这些问题,留待以后再叙。到此打住。

2014年6月10日发稿。

2014年6月15日上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